The free trial of HTML reading is available now, welcome to use!

条口穴不同刺法对肩周炎疗效差异的观察

赵宏 赵婷 刘保延 刘志顺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针灸科 北京100053,北京100053,北京100053

Abstract:

目的探讨条口穴不同刺法对肩周炎的疗效差异。方法将80例肩周炎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对照a组、对照b组、对照c组, 均选用条口穴治疗。治疗组采用透刺法, 对照a、b、c组分别采用刺入40mm、只刺入皮下、假针刺治疗。治疗前后通过Constant-Murley肩关节量表评价疗效。结果治疗组有效率100.0%, 对照a组为68.4%, 对照b组为52.6%, 对照c组为38.0%, 治疗组与对照a、b、c组比较疗效差异有显著或非常显著性意义 (P<0.05, P<0.01) 。对照a、b、c三组间比较疗效差异无显著性意义 (P>0.05) 。结论条口穴不同针刺深度对肩周炎有不同的疗效, 透刺法疗效最好;假针刺疗效最小, 作为对照方法更加适宜。

Submission Date:2006-02-10

fund: 国家自然基金课题:30371799;

Observation on therapeutic effects of different needling methods at Tiaokou (ST 38) on periarthritis of shoulder

Abstract:

Objective To compare therapeutic effects of different needling methods at Tiaokou (ST 38) on periarthritis of shoulder. Methods Eighty cases of periarphritis of shoulder were randomly assigned to four groups. Tiaokou (ST 38) was selected in all the 4 groups. The treatment group were treated with penetration needling, and the control group A, B, C were treated by needling into 40 mm deep, needling into the subcutaneous tissue, sham acupuncture, respectively. Therapeutic effect was evaluated by Constant-Murley shoulder joint scale. Results The clinical effective rate was 100.0% in the treatment group and 68.4% in the control group A, 52.6% in the control group B, 38.0% in the control group C with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as the treatment group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s A、B、C (P<0.05 or P<0.01) . And with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s the control group A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B, C, and the group B with the group C (P>0.05) . Conclusion Different needling depths of Tiao-kou (ST 38) have different therapeutic effects, the penetration needling being the best and the sham needling being worse which can be used as control method.

Received: 2006-02-10

条口穴是治疗肩周炎的常用穴位, 临床报道可以采用不同的针刺方法治疗该病。为了明确该穴位不同针刺方法的疗效差异, 笔者采用条口穴透刺法治疗肩周炎, 并与刺入40 mm、仅刺入皮下、假针刺等方法作对照, 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80例符合入选标准的凝结期肩周炎患者, 来源于2004年5月-2005年4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北京市中医医院、护国寺中医院、宣武中医医院4家医院针灸科门诊就诊的患者。在计算机SAS软件采用区组随机方法产生随机号, 采用序列编号的、不透光的密封信封保存随机分配治疗方案, 按照信封上的编号顺序依次打开信封, 根据信封内分配方案随机分为治疗组和3个对照组。其中治疗组21例, 对照a组19例, 对照b组19例, 对照c组21例。80例数据资料完整无脱落, 在试验过程中无不良事件的发生。4组患者在年龄、病程、治疗前肩关节评分等方面差异无显著性意义 (P>0.05) , 具有可比性, 详见表1。

1.2 纳入标准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已确诊为肩关节周围炎的患者;②病程在1月内的肩关节疼痛患者, 肩关节本身还有一定范围的活动度, 一般外展为45~75°, 后伸10~30°, 外旋30°, 上举110°;③年龄在35~65岁之间;④以肩关节疼痛为主症, 特别是夜晚加重, 常至夜半因疼痛影响睡眠;⑤肩关节功能评价量表疼痛评分<20分 (中重度) , 肩关节活动范围得分>15分 (根据肩关节量表评分) ;⑥志愿参加。

表1 4组患者年龄、病程、治疗前肩关节活动评分比较 (x±s)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1 4组患者年龄、病程、治疗前肩关节活动评分比较

排除标准:①中晚期肩周炎患者 (通过患病时间>1月及肩关节活动范围确定) ;②肩关节活动已明显受限, 出现僵硬现象;③有严重心、肺、肾、肝等疾病或有精神异常、认知障碍等神志疾病不能配合治疗者;④不能坚持治疗者。

2 治疗方法

4组患者除使用针刺治疗外, 均未接受其他治疗。

2.1 治疗组 (透刺组)

穴方:条口、肩髃、肩髎、肩贞穴。

针具:肩髃、肩髎、肩贞穴使用华佗牌0.25 mm×50 mm毫针治疗, 条口穴使用华佗牌0.25 mm×75 mm毫针。

操作:患者取侧卧位, 治疗过程中嘱患者闭目。由条口穴刺入到达承山穴的皮下, 进针后不采用任何手法, 嘱患者配合做肩关节小范围的被动活动训练, 外展、外旋及上举各3次, 角度以患者能耐受为度, 进针后即出针, 继而对于肩髃、肩髎穴斜刺入皮肤40 mm, 与皮肤呈45°角, 肩贞穴直刺入皮肤40 mm, 采用平补平泻手法, 以患者局部有酸胀感为度, 留针20分钟。

疗程:每天针刺1次, 每周治疗5次, 共治疗10次。

2.2 对照a、b、c组

穴方:取穴同治疗组。

治疗方法:各对照组肩髃、肩髎、肩贞穴的刺入深度、刺激手法、留针时间与治疗组均相同, 只有条口穴的刺入深度有区别, 详见表2。

表2 各组条口穴针刺深度表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2 各组条口穴针刺深度表

2.3 统计分析

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判断4组患者之间年龄、病程、治疗前肩关节活动评分的基线一致性, 使用配对t检验对于4组患者治疗前后肩关节评分情况进行组内比较。对于透刺和刺入40 mm法治疗后效果进行校正后的卡方检验, 判断透刺法和刺入40 mm法治疗凝结期肩周炎效果有无差异;对皮下刺入和假针治疗效果进行Pearson卡方检验, 判断皮下刺入、假针两种常用安慰针刺方法安慰效应有无差别。

表3 4组患者治疗前后肩关节活动评分比较 (x±s)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3 4组患者治疗前后肩关节活动评分比较

注:与治疗组比较, **P<0.001

3 观察指标

3.1 观察指标

选用Constant-Murley肩关节量表评价疗效。评价内容包括疼痛、肩关节活动范围、肌力、日常生活能力、局部形态等, 共100分。肩关节量表由专门的医务人员评价填写, 保证评价者盲。分别在首次治疗后即时及治疗2周后评价。

疗效判定标准, 采用尼莫地平法:[ (治疗前积分-治疗后积分) /治疗前积分]×100%, 使用较为常用的3分制原则:显效≥66%;有效≥33%;无效<33%。

3.2 治疗结果

(1) 4组患者治疗前后肩关节活动评分比较见表3

4组自身前后对照, 采用配对t检验进行统计分析, P值均<0.01, 故4种方法治疗肩周炎治疗前后肩关节评分均有差异, 4组治疗方法对肩关节活动均有改善作用。而透刺组较刺入皮下组和假针组疗效显著 (P<0.001) 。

(2) 4组患者疗效比较见表4。

4组之间采用多个独立样本秩和检验 (kruskal wallis test) , 卡方值为19.123, P<0.01, 表明4组间疗效差异有非常显著性意义。4组间疗效两两比较, 采用Pearson卡方检验, 治疗组与对照a组比较疗效差异有显著性意义 (P<0.05) , 与对照b组、对照c组比较疗效差异有非常显著性意义 (P<0.01) 。对照a组与对照b组、对照c组之间的疗效比较, P均>0.05, 故可认为刺入40 mm组与刺入皮下组、假针刺组之间疗效差异无显著性意义。刺入皮下组与假针刺组之间疗效差异亦无统计学意义 (P>0.05) 。

表4 4组患者疗效比较 例 (%)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4 4组患者疗效比较 例 (%)

4 讨论

肩周炎是肩部关节囊和关节周围软组织损伤、退变而引起的关节囊和关节周围软组织的一种慢性、无菌性炎症[1], 又称漏肩风、五十肩, 是好发于中老年的慢性肩部疾患, 临床以肩周疼痛、活动障碍为特征, 属中医痹症范畴。

根据近年来的报道, 针灸对于肩周炎的治疗效果显著, 尤其是条口穴对该病有较好的疗效[2,3]。但实际操作中, 针刺的方法差异较大, 而针刺的角度、方向和深度, 是增强针感、提高疗效的重要环节。

透刺针法是指采用不同的方向、角度和深度以同一针作用于两个或多个穴位来治疗疾病的一种针刺方法。本法能精简用穴, 起到一针多穴的作用。

透刺针法的提出首见于元代王国瑞所著的《扁鹊神应针灸玉龙经》, 它不但首次为透刺针法立名, 并论述了透刺法的临床应用, 如“偏正头风痛难医, 丝竹金针亦可施, 沿皮向后透率谷, 一针两穴世间稀”, 又如“口眼■斜最可嗟, 地仓妙穴连颊车”等。明代杨继洲在《针灸大成》注解《玉龙歌》中对透刺针法有较多的发挥, 如头风痰饮刺风池时应注意“风池刺一寸半, 透风府穴, 此必横刺方透也”。至清末, 周树东著《金针梅花诗钞》中关于透刺针法的论述之详细、完备是前所未有的, 充分体现了作者对透刺针法的重视及丰富的临床经验。他提出透刺针法“不但双穴可以前后互通, 而且两经亦可彼此连贯矣”“不论为直贯或斜串, 于针尖抵达次一孔穴时, 均不宜将针透出皮外……且忌摇动身体”, 明确提出了透刺针法的作用和注意事项。

从古代文献中可以看出, 透刺法具有协调阴阳、疏通经络、免伤卫气、扩大针感的作用。局部透穴多在病变处围透, 集中针力, 逐渐缩小病灶。此外, 透刺法可使针感直接扩散至病处, 以达益气助阳、托邪外出、祛腐生肌、舒筋活络、活血止痛之功[4,5]

在本研究的3种对照方法中, 假针刺组疗效最差, 表明选择假针刺作为安慰对照是比较理想的对照方法, 可以最大程度反映出与治疗组之间的疗效差异。由于安慰剂对照试验可以在比其他同期对照研究样本小的情况下明确治疗的作用, 因此, 近3~5年来, 在国外掀起了针灸安慰方法设计研究及在针灸临床试验中应用安慰对照热潮。有关针灸的安慰对照方法包括邻近假穴针刺对照法、非病症相关的穴位对照法、浅刺法、真穴假刺法、假电极法或假电针法对照、假耳穴浅针法对照、假激光针法对照、假灸法对照等[6,7]。由于浅刺已刺入皮下, 人体对其刺激亦可能产生生理反应, 故亦非理想的安慰治疗法, 而且在传统针灸疗法中, 浅刺法有时是一种有效疗法。本研究显示条口穴仅刺入皮下的方法治疗肩周炎临床有效率为52.6%, 接近于该穴位刺入40 mm的治疗方法 (68.4%) , 故该方法在这种情况下不单纯是安慰针灸的作用, 但由于患者对这种对照治疗的可信度比较高, 尤其是对于既往尝试过或在头面部的穴位, 在难以保证盲患者时可以应用该方法作为对照。

假针刺中特制的安慰针具及推介的安慰针法, 由于针头为钝形, 进针时仅轻刺皮肤表面, 令病者相信有针刺, 但又避免刺入皮下而产生效应, 同时又模仿真针刺程序——进针、行针、留针、出针, 是以前方法的突破[8]。研究表明, 条口穴不同针刺方法具有不同的疗效, 其中透刺法疗效最佳, 浅针刺仍有一定的疗效, 假针刺疗效最小, 表明条口穴透刺法治疗肩周炎疗效肯定, 可以在临床中推广。假针刺组临床有效率为38.0%, 可以被用来作为安慰针灸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