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ree trial of HTML reading is available now, welcome to use!
职业技术教育 2020,41(16),62-71

VET教师培训的焦点:美国和瑞士VET教师教育的比较

Anna Keller Chris Zirkle Antje Barabasch 李侃

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培训学院(EHB)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育与人类生态学院 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

Abstract:

职业教育与培训教师在教育系统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工作,为促进未来劳动力的效率和质量提升做出贡献。本文在美国和瑞士的职业教育与培训框架下比较了教师教育的结构,旨在促进国际上对职业教育师资培训的理解。以两种不同方式对职业教育教师的培养准备展现了两个系统各自的特点以及相似之处。比较的焦点是职业教育与培训机构的特征,包括培训机构的场所、这些机构所需教师/培训师的简历、在此类机构中工作所需要的资质、教师培训计划的内容等。

About the author:Anna Keller,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培训学院(EHB)初级研究员,研究方向:职业教育;

About the author:Chris Zirkle,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教育与人类生态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生涯与技术教育,教师教育;

About the author:Antje Barabasch,瑞士联邦职业教育与培训学院(EHB)教授,研究方向:职业教育

About the author:李侃(1974-),女,福建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职业教育,农村区域经济(福州,350303)

fund: 天津市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基于跨学科的‘双师型’教师培养研究”(VESP3017),主持人:张洪华;

Focal Points of VET Teacher Training: A Comparison of VET Teacher Education in the USA and Switzerland

Anna Keller Chris Zirkle Antje Barabasch Li Kan

Eidgenössisches Hochschulinstitut für Berufsbildung (EHB) of Kirchlindachstr College of Education and Human Ecology of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Eidgenössisches Hochschulinstitut für Berufsbildung (EHB) Fujian Agricultural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College

Abstract:

With their work at the interface between the education system and labour market, VET teachers contribute to the efficacy and quality of the future workforce. This article compares the structures of teacher education in the framework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 Switzerland and aims to contribute to the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of VET teacher training. The insight into two different ways of preparing VET teachers leads to a display of particular aspects of the two systems as well as similarities. The comparison focuses on characteristics such as VET institutions as workplaces, teacher/trainer profiles that are needed in these institutions, required qualification to work in the institutions, training institutions for teachers and contents of teacher training programs.

一、简介

本文比较了职业教育与培训(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VET)框架下美国和瑞士的教师教育结构,旨在促进VET教师培训的国际理解。VET教师在促进教育系统和劳动力市场对接以及未来劳动力提升效能和质量方面做出了贡献(Barabasch&Watt-Malcom 2013;HensenReifgens&Hippach-Schneider 2015;Keller&Barabasch,2018)。由于各行业中产品和流程的创新以及新媒体和新技术的使用,而且年轻人和社会的期望不断变化,对VET教师的工作提出了很高并且不断变化的要求(Hensen-Reifgens&Hippach-Schneider,2015,p.17)。尽管VET教师和培训师的工作很重要且具有挑战性,关于他们本身的工作和培训的相关知识却很少(Kirpal&Wittig,2009,p.2)。关于VET教师研究的困难可以从以下事实中看出:“职业教育面向全国,与其他的教育形式都不相同”(Shaw,and Blake,2016,p.94)。关于VET教师的教育很难做出概括性的陈述,VET教师教育与培训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开展研究合作也不容易。同时,从业者难以“了解其他国家在相关工作、所教课程或他们教学的资格水平等哪些方面是相当的”(ibid.,p.99)。

在美国,许多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从高中到社区或技术学院接受额外教育和培训(Zirkle,2016)。这些教育机构可以是公立或私立的,并提供副学士学位(为期两年),或者行业认可的证书课程(通常为一年或更少)以及许多专业领域的短期专业技术培训。1998年,“职业教育”一词被改为“生涯与技术教育”,部分是为了克服几十年来对“职业教育”一词的负面认识。从联邦一级到各州的举措已经使课程现代化,提高了质量,将学术学科整合到了职业教育中,并改善了K-12(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培训之间的联系(Zirkle,2016)。美国对加强VET领域以及增加职业教育课程学生数量的兴趣与日俱增(美国教育部,2018)。因此,需要高质量的教学人员。同时,瑞士是经合组织国家青年失业率最低的国家之一(OECDData,2017)。双重培训结构在德国和奥地利也可以找到,其使年轻人有了早期的劳动力市场经验,并使其能够在毕业后迅速融入工作和就业领域。尽管如此,“在教育改革的国际辩论中,瑞士往往处于边缘状态”(Gonon2005,p.4)。选择瑞士进行比较很有价值,因为尽管相似,但瑞士的VET系统与德国和奥地利等其他国家的双重VET系统有所不同,尤其是在VET教师教育方面,瑞士采用了不同的方法。

在国际比较研究中,通常选择“最相似案例与最不同案例”进行对比设计(Komuetzky&Wohlert 2015,p.6)。本研究选择美国和瑞士的VET系统作为不同案例,试图找到两个国家培养VET教师的不同之处以及相似之处,并由此发现VET教师培养普遍相关的信息。

职业教育教师的工作与劳动力市场有关。职业和专业教育与培训必须灵活且高度适应当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其是由国家政策以及地方的经济、工商业等相关条件决定的。可以说,“VET想要做到最好,意味着它必须与企业和政府携手,并能在短时间内改变方向,以应对不同地区出现的商业和贸易机会;因此,课程内容要多样化且范围广泛,并且技能和资格证书课程具有灵活性”(Shaw etal.2016,p.99)。这影响着VET教师的工作和培训。在这两个国家中,VET教师和培训师都必须为学习者做好准备,培养他们从事当前技能工作所需的能力。VET教师必须及时了解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并且“注定要教和培训职业教育与培训的最新知识和技能”(Misra 2011,p.42)。VET教师的工作和教育重点是他们必须与劳动力市场的利益进行协调。

在美国,VET教师的工作以高度的个人参与为标志。他们支持学习者的转化,并协助他们探索工作和学习机会。美国K-12系统中的职业教师负责为学生做好就业的入门级准备;与社区学院和技术学院开展课程合作;为他们的一些学生上大学做好准备;探索商业学徒的可能性;为他们的学生确定在军队发展的选择方案(教育项目的另一提供者);并与商业和工业的潜在雇主建立联系。这些任务是日常教学、课堂和实验室管理以及学生评估等职责之外的任务。在高等职业教育阶段,许多职责是相似的,并且这些机构的教师对他们的学生有许多相同的目标。这些教师除了需要向下与高中阶段的职业教师建立联系之外,还必须向上与大学教师建立联系,因为有可能他们的学生希望获得学士学位。这种联系可能需要对关联课程投入大量精力,所有这些都由在不同部门或办公室的州教育官员来管理。可以说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职业教育机构课程的决策相对自治(Grollmann&Lewis 2003,p.15)。这也导致了针对本地劳动力市场需求的相对较快的课程调整。高中职业课程项目要求设立顾问委员会,委员会中包括企业代表,他们向学校提供有关学生的课程、设备和技能建议。出于相同的目的,两年制社区学院和技术学院设立了同样的咨询委员会。通过直接从相应职业领域招聘教师,也增强了劳动力市场与VET教师工作之间的联系。这些被聘用的教师通常还负责咨询委员会的管理。这意味着在非正式层面上,本地雇主与相应职业领域专家之间的交流和联系较为深入(Grollmann&Lewis 2003,p.6)。

瑞士VET系统通过学徒制满足当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培训职位在需要劳动力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开设。VET学习者获得证书后有资格进入需要相应技能的领域并获得雇佣。由当地劳动力市场来决定将开设哪些VET计划,以及哪些学生将在VET学校接受教育。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在课程中的落实主要通过工会来实现,工会通常由私营部门代表组成。在依据法律基础实施课程的过程中,体现了他们对于劳动力市场创新方面的了解。与美国明显不同的是,瑞士VET系统相应的教学课程在根据相关法规程序更新后都具有相应约束力,不能由VET机构或教师进行非正式调整,同时课程的更新和调整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目前,这个问题在瑞士得到了广泛的讨论,VET的课程应该更加开放、灵活可调,或者以更短的过程进行更新。但与此同时,瑞士的VET是联邦集中管理。中央管理和高度标准化保证了职业教育的证书在全国范围内获得高度认可,这对于VET证书的信任度非常重要,并且相较于其他教育途径,有助于提高VET教育的吸引力和社会地位。在瑞士,也可以将个人从商业和工业领域转入教学领域中。在许多情况下,瑞士的VET教师是直接从职业领域招募的。大家普遍认为,职业课程的教师是经验丰富的职业榜样,同时他们也需要在实践中掌握最新的知识。在许多情况下,VET教师在职业教育与培训学校担任兼职教师,并继续在企业中工作,这有助于将所教科目与实际的劳动力市场要求进行协调。对于专职授课的教师和培训者来说,保持专业知识随时更新很困难。在瑞士,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联系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并且倡导VET教师兼职教学并继续从事本行业的工作。VET教师可以学习兼职课程(LehrpersonimNebenamt)。通过这种途径学习后,他们可以兼职教学/培训(工作配额为1%~50%)。这不同于常规的兼职工作,普通教师可以兼职或全职工作,而完成兼职教师项目学习的教师/培训师只允许以教师/培训师身份承担他们总工作量的50%或更少,他们继续作为企业的正式员工工作,这使他们能够将相关工作领域最新发展和知识纳入教学中。与“全职教师/培训师”的项目相比(Lehrperson imHauptberuf,possible work quota 1%~100%),他们需要的培训时间更少。最新的统计数据表明,在VET学校任职的所有教师中,约有42%的教师的教学工作占其总工作量不到50%(Bundesamt für Statistik,2014)。

(一)VET教师和表现不佳的学生

可以假定,在某种程度上注定以学习成绩较低的学生作为教学对象的VET教师,应在其培训过程中努力将表现不佳的学生作为今后教学工作的重点。

美国K-12教育系统中的学生群体非常多样化,许多学生拥有特定的学习需求,包括学习障碍症,例如诵读困难和书写困难。向这些学生提供支持和特殊空间,是包含在正常的学术课程中和职业教育活动中的,有些会获得具备与这些学生工作的专业知识教师的帮助。这些教师经过专门培训,并可能持有特殊教育许可证,因此他们可以教导这些孩子。在美国,经过特殊教育需求培训的教师,整个K-12系统中都可以找到。美国的VET教育已部分整合到正规学校所有年级的所有学生之中。但在大专这一层次,VET教师并不要求为有特殊需求的学生进行专门培训。

在瑞士,只有在义务教育期间,会有经过特殊培训的教师为有学习障碍的学习者提供支持,并且有学习障碍的学习者是融入到正常的学生学习当中的。瑞士的义务教育年限为9年,学生接受义务教育大约到15岁,而大多数学生(约90%)在接受义务教育后将在职业或学术领域继续深造。VET是非义务教育的一部分。瑞士的VET教师也面临学生表现不佳的问题。VET课程的难度差别很大,取决于所要求的在校表现水平。常规的VET项目需要3~4年的时间,并可以获得联邦VET文凭(职业教育和培训的联邦文凭)。也可以参加要求不高的两年制课程(获得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证书),该课程在业界也得到认可(Stalder&Nägele,2011,p.24)。此外,还有一个“职业教育预备项目”(Integrationsvorlehre)针对的是“有职业潜力”的移民,他们或许因为语言的原因不能直接参加常规的VET项目。VET教师面对的是表现不佳的学生,但并没有经过专门训练来面对这样的学生。

在美国,在融入和表现不佳的学生中,有一些特殊的措施为生活中犯错的年轻人提供机会。两个显著的措施是“就业工作团”和在惩教机构如“监狱”的教育和培训。“就业工作团”在美国120个地区设有中心,每年为6万多名学生提供服务(美国劳工部,2019年)。“就业工作团中心”为16~24岁的年轻人提供职业发展和培训服务,帮助他们为成功的职业做好准备。这些人可能是高中辍学生,或者是曾被判刑的年轻人,他们寻求机会获得“一般同等学历”(GED),或者高中文凭,以及市场上可以接受的技术技能。“就业工作团中心”提供学术课程、职业培训,并教授就业和社交所需要的技能(Zirkle 2012)。惩教机构向青年和成年人提供了一些职业计划,以减少累犯或降低囚犯从监狱释放后重返犯罪生活的趋势(Davis 2013)。这些职业培训项目包括建筑、水暖、汽车服务和焊接等一些常见职业领域(Davisetal2014)。瑞士的监狱不提供VET计划,而且一般来说VET不具有“矫正功能”。瑞士的成人可以获得VET文凭,也可以继续深造以进入大学。瑞士的VET促进了几乎所有青少年进入教育体系,但总体上仍有将近12%的青少年没有资格进入(Schmid et al.2016,p.4),也许,建立类似美国的二次机会制度模式具有实施的可能性。

(二)VET教师培养熟练的劳动力和灵活的思维能力

VET教师必须为学习者的常规实践和技能发展提供支持,同时还要培养其灵活的思维方式,这可以被视为VET教师工作和教育的另一个重点。

今天的工作场所需要更高水平的思维方式、计算机/技术技能以及更高水平的阅读和写作技能,与此同时,对熟练劳动力的需求也一直存在。

从历史上看,美国的职业教育一直被认为是“工作教育”,即学生完成了职业教育课程并被录用到工作场所的入门级职位。随着世纪之交的临近,美国经济开始要求更高水平的学术和技术技能,美国的职业教育试图再造自身。其结果是,学术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的界线变得模糊,许多职业课程都要求高质量和严格的配套学术课程,并期望学生完成后也可以进入大学进一步学习。多年来,私营企业和工业界一直未积极参与学校和职业教育计划的合作。但是现在,熟练劳动力的短缺改变了这种状况,现在许多企业与学校合作,并提供各种基于工作的学习项目,例如工作见习、实习和学徒前培训项目等。但是,在众多教育政策和实践中,各州对这些以工作为基础的学习培训措施执行方式各不相同,许多学生仍然没有机会参与这些项目。

在瑞士的双元职业教育与培训系统中,工作场所提供技能和日常培训,而学校则发展(与职业有关的)思维技能。在职业学校中,学生由与职业相关的理论的职业科目教师和一般学科知识的教师来同时教导。在瑞士的教育体系中,“学术-职业鸿沟”已缩小(Gonon 2007,p.10)。学生可以在VET教育、通识教育/大学教育的不同途径之间切换。例如,一个受欢迎的职业,既接受职业教育文凭又接受大学教育文凭,可以通过联邦职业会考文凭(FVB)来实现,这也被称为“混合模式”。在参加VET计划后,学习者可以参加为期一年的大学教育预科课程,然后参加联邦职业会考(FVB)。在为期三年或四年的VET学习期间,学生们通常已经参加了大学预科课程。通过FVB考试的学生有权被大学的应用科学专业录取。教育系统的渗透性使得同时具有职业资格和学历文凭的员工比例相对较高,这让他们既具备高技能又具有灵活的思维能力。

(三)VET教师和理论培训

除了职场知识外,VET教师还需要教育学和教学法的培训。在某些国家和地区,成为VET教师或培训师的重点是需要相应职业经验;在另一些国家和地区,要成为VET教师,学历更重要。在职业教育与培训框架中,要在职场经验与学术理论背景之间保持平衡,是一个重要挑战(Misra2011,p.38)。一些教师由于缺乏相关的职业工作知识和经验而没有准备好;另一些人则可能缺乏有关职业科目教学的理论背景和对教育教学的理解。非常宽松的教学入门实践甚至会导致出现一些理论或教学培训被实践经验和职业能力完全取代的案例(Parsonsetal 2009,p.129)。VET教师培训系统可以是连续性的,也可以是综合性的(ibid.,p.83)。综合性的教师培训是指培训是按照学习顺序进行的,每个部分都建立在前一部分的基础上。连续性的教师培训意味着,具有不同教育背景的人都可以获得VET教师资格,例如具有相关专业的学历或工作经历后,再额外获得教学资质的人。

美国和瑞士的VET教师的理论培训非常相似。随着美国职业教育与培训系统的改进,VET教师的准备和培训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同时也遇到了重大挑战。传统大学的教师培养体系可以对K-12教育系统内的一些职业科目(如农业、商业、市场营销、家庭和消费科学等学科领域)的教师进行教师教育培养,另一些技术行业和健康产业职业的教师通常通过替代途径进入教育系统。第一种途径为传统的以大学学位学习为基础的职业科目教师的训练和通识(学术)科目教师的培训方法是类似的。学生学习一整套普通学术课程(数学、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等),然后学习其专业的专门课程(农业、商业等)。学生们在学校完成实践环节,在毕业之前,在大学的监督下完成为期10~15周的教学实践。第二条途径(称为替代途径)是将在工业领域或商业领域中工作的人转入教学领域,并且通常在即将开始教学之前就对他们进行教学法培训,然后他们可以在教学工作的前几年参加相关培训课程。该模式称为“在职”教师准备模式,与之前讨论的“职前”教师准备模式相反。在替代途径中,美国各州的要求可能会有很大差异。一些州可能需要5~7年的相关专业工作经验,而另一些州可能只需要1~2年。所需的教师培训时长可能从非常少:例如为期一周的培训研讨会,到20~45个大学学分的教学法培训。许多人批评替代途径是“捷径”,导致教师素质下降。因此,对美国来说,在适当的最低限度的教师培训与保持教师素质之间找到平衡是一个趋势。

在瑞士,VET教师通常同时具备学术背景和商业或企业背景。瑞士的VET教师培训课程很短,但是他们都是基于特定的先前经验和资格(是可累加的),并且面向现有专业人士。在这些短期的培训课程中,专业人士接受了如何使用其知识或技能来教导/培训VET学生们的训练。大专水平的VET是从学生的年龄来考虑的,与瑞士的专业教育和培训(Profess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PET)系统相对应。此级别的VET教育对学生而言不是义务教育。瑞士和美国在此级别上的要求非常相似。教师的相关工作经验受到高度重视。在美国,某些情况下,VET教师甚至不需要进行教学法的理论培训。在瑞士,可以在此级别找到没有教学资格的教师。如果他们每周的教学工作时间少于4个小时,则不必进行教师培训。如果他们每周教学工作超过4个小时,他们只需要在担任VET老师的头4年内获得VET教育学证书。在美国,对于高中和大专而言,申请成为VET教师的条件不同。在K-12教育系统,所有的教师都必须完成某些教学任务以保持他们的教学许可,而大专水平的VET教师没有强制性的要求。在瑞士,担任VET教师的要求(学生的年龄相当于高中的最后三年)与在PET中担任教师的要求类似(学生的年龄相当于大专,但也会有20~30岁的)。美国和瑞士之间存在这种差异的原因可能是,美国高中的VET是正规学校教育的一部分,大多数学生都接受该课程,而大专教育不是义务教育。在瑞士,职业教育和培训(VET)以及专业教育和培训(PET)都不是义务教育的一部分。

在两个国家中,职场培训师的培训非常不同。在美国,公司培训通常是为成年人提供的,与学校教育无关。在许多情况下,公司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员负责监督其员工培训,其培训资质可以有很大不同。在瑞士,职员的进一步培训通常由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人员负责。比较而言,瑞士为VET项目的职场培训师提供的培训要宽松很多。为了保持吸引力,企业为学习者提供VET职位所要求的培训时间相当短。关于VET教师培训的教学内容方面,美国和瑞士有许多相似之处。两国VET教师培训的一般内容可以归纳如下:教育/职业教育基础、教育心理学与学习理论、教学方法,课程和教学计划的制定、教室和实验室管理、学生学业成绩评估、在教学中使用教育技术(Zirkle 2018)。

(四)职业教育师资短缺

很难找到优秀的人才在VET中任教。在美国,职业教育面临师资短缺,主要集中在新技术领域,例如网络安全、生物技术和一些从事卫生职业的领域。这些领域的师资短缺可归因于学校与私营企业之间的薪资差异。美国的VET教师工资由当地对教师的需求以及工会的工资协议(有存在这些的州)决定,学校无法与私营公司的薪资竞争,因此,学校招募职业教师成为了一项持续的挑战。总体而言,教师这个职业在美国已经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一些潜在的人选可能将额外的教师培训要求视为不利因素:很多时候,他们必须支付部分或全部培训费用,因此增加的费用可能阻碍了人们从事教学工作的意愿。而且大多数培训是在正常的教学日之后进行的,因此,新的职业教师可能需要在完成一天8小时的教学工作后,再前往大学接受培训。这些要求导致了教师留任方面的挑战,一些人进入教学领域却发现要求过高,又返回了以前的职业。

在瑞士,VET领域的师资短缺问题相对其他教育部门例如小学、尤其是中学的教师还是较少的,VET教师的工作被认为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在公司培训中心或职业学校工作的教师/培训师的薪水至少与同行业相当(Hofetal 2011,p.13)。职业学校教师的工资与普通教师的工资一样(D-EDKDeutschschweizer ErziehungsdirektorenKonferenz,2017)。对于具有学术背景的人,VET教师的工资可能比他们在私营部门的收入要低,但这仍然是一个相对较高的工资,而教学也是一种有吸引力的选择。附加的在职培训系统促进了VET教师的招聘。在瑞士,有可能通过以相对较短的额外在职培训教育资质获得授课资格。VET教师的培训项目只有在职业学校聘用的情况下才会开始,VET教师的招募是由职业学校进行的,在这些职业学校中,被聘用者会在参加教师/培训师教育之前被选出(Hofetal2011,p.2)。这增加了有资格申请职位的人数,具有六个月实践工作经验的所有技术工人,如果拥有(高级)联邦高等教育文凭,就可以申请担任职业科目教师。如果他们有两年的实际工作经验,还可以申请企业培训中心的工作,所有义务教育学校或高中教师以及具有相应教学领域大学本科及以上文凭的人都可以申请职业学校的岗位。瑞士的在职教师培训系统很有优势,该系统提供给所有在档的VET教师,但根据需要,只有部分教师获得相应的资格。在教学行业已经失去吸引力,教师也不被视为“首选职业”的背景下,在职培训还是很有吸引力的。额外的在职培训使人们不需要选择VET教师成为第一职业,而是在已经获得某种资格的基础上获得进一步资质。这些替代途径的设计部分解决了一些学科领域的教师短缺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数学、自然科学和有特殊学习需求的学生(特殊教育)的教师。

二、理论框架

国际比较研究面临着概念和方法上的挑战。一般而言,比较研究可以具有以下功能:表意功能(寻找特殊性)、改善功能(寻找更好的模型)、进化功能(寻找更好的发展趋势)以及准实验功能(寻找普遍性)(Hörner 1988,cited by Mitter,2000,p.95)。各种出版物都谈到了国家之间有关VET以及教师教育政策转移的可能性(Souto-Otero&Ure 2012,Barabasch&Watt-Malcolm 2013,Dehmel 2011)。本研究通过比较瑞士和美国这两个不同案例来发现VET教师教育的“普遍性”。该研究显示了这两种系统各自的特殊性,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具有改善的作用,因为所发现的特殊性可能对改进两种系统都有益。比较研究面临的一个常见问题可能是“验证”,这意味着比较是从一面开始的,而这一面通常被隐式地作为参考点。如果没有特定的背景,就无法充分理解和定义系统的各个方面,例如教育系统。相比较的方面必须要与他们各自更广泛的政治、经济、社会背景相联系(Berger 2016,p.7)。教育特性的构成通常是通过某些特定的方式,不是出于逻辑,而是由于其特定的历史(Judge1990,cited by Dehmel 2011,p.51)。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问:比较研究是否有意义?因为最后每个差异都可以由文化背景来解释。这种争论忽略了国际上相关的论述,有数的几个国家中能发现大量相似的问题(Dehmel 2011,p.51)。而对这些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案都是有价值的。

为了比较VET的教师培训,需要一个适用于瑞士和美国的VET定义。VET有几种定义,例如VET“包括或多或少的有组织或有框架的活动,旨在提供具有必需的知识、技能和能力的人来从事一项或一系列工作(……)VET可能是针对特定工作的,或针对更广泛的职业”(Cedefop 2009,p.8)。VET通常是针对学术缺乏人群来定义的:“在许多社会中,VET仅与为非学术人群提供专门工作的条件有关,而不是几乎任何社会成员都要经历的发展他们的态度、技能和知识的过程,而这些是个人参与经济和社会生活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源”(Winch 2000,cited by Misra 2011,p.31)。根据第二个陈述,在瑞士,VET被理解为一种几乎每个社会成员都会经历的制度;但在美国,VET和正规教育有着不同的专业方向。唯一适用于两种国家背景的VET定义是“缺乏学术”。在这项研究中,VET被定义为“为年轻学习者从事不需要大学学位的工作做准备”。美国的职业和技术教育体系与瑞士的职业教育与培训体系截然不同,但由于这两种体系都具有为年轻学习者从事非学术职业作准备的功能,因此仍然可以认为是等同的。由于在本文将VET定义为为年轻学习者准备从事非学术职业的系统,相应的,VET教师就是为这些职业的工作培养年轻的学习者的人员,这不仅包括在学校工作的VET教师,也包括在VET中发展学习者技能的人,即职场中的培训师。教师的具体工作、他们的任务是什么以及他们的任务改变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开展工作的体制框架(Grollmann 2008,p.544)。美国和瑞士VET教师的职业现实状况有所不同:美国的VET教师在两年制学院、职业中心和高中工作,而瑞士的VET教师和培训师在公司和特定的VET学校工作。要比较VET教师教育,必须考虑这些特定机构的特征。

三、研究方法

通常,选择比较标准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已经知道可以通过比较来显示的内容至关重要。先前的认知将决定标准的选择。因此,第一步是对瑞士和美国的VET教师教育特点进行整体展示。在此先前认知的基础上再进行比较,选择能提供清晰参考点的标准,以显示两方的差异。在研究过程中,比较标准必须进行调整。最后采用的比较标准包括以下内容:职业教育机构;这些机构所需的教师/培训师履历;在VET机构工作所需的资格;培训机构;培训项目的内容。本研究采用了各种方法对两国数据进行汇总,并对美国的职业和技术教育老师以及瑞士的VET教师进行了分别研究。

对于瑞士而言,针对VET教师教育,在微观层面上有关教师和教师专业水平的相关数据来自对VET教师培训利益相关者的访谈。在瑞士的领导机构“Berufsfelddidaktik”的框架内搜寻针对不同职业的教学法细节,并对8名VET教师培训师进行了访谈(职业领域:“绿色”职业、商业、技术职业等)。此外,还采访了9位VET教师培训机构跟踪研究的负责人(Studiengänge)。访谈是在问卷调查表之后进行的,问卷调查表侧重于当前如何进行教师准备、可能出现的困难和问题以及当前的发展和问题。

在美国,则没有进行访谈。而是对现有的教师教育要求和以前的相关研究进行了深入分析。如果发现不清楚或不完整的信息,则会与举办职业教师培训计划的大学教师进行核实。

以下各节分别针对每个比较标准提供两国比较的结果。据此可以看出,美国和瑞士的VET教师培训有很大不同。然而,在不同背景下似乎出现了几个相似主题,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称为VET教师教育的“焦点”,这些“焦点”与两国公开的问题和困难有关。本研究将描述和展示这些相似的主题或焦点,并展示每个国家VET教师培训中的这些主题是如何相关的。在这两个国家中,围绕焦点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同的。从“前景改善”的角度来看,两个国家对这些解决方案的展示都是有价值的,因为它们是针对同一焦点相关问题的不同解决方案。

四、研究发现

本部分提供有关两国职业教育结构的其他信息,并将重点描述职业教育机构的类型和特征,以及在每个机构中执教所需的各种资格。

(一)美国

美国K-12年级的义务教育制度在很大程度上是分权的,50个州各自负责其学生的教育和管理,在职业教育和培训方面也是如此。尽管美国教育部提供了国家层面的支持和指导,但有关职业教育的大部分课程、教学和评估决定是在州一级以及当地学区一级进行的,并参考当地劳动力市场的需求,以提供进一步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机会。美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受到联邦政府、各州和当地学区的监管,而大部分决策是在地方层面上进行的,具体取决于各个社区的需求。这导致向学生提供的职业教育课程和项目的类型存在很大差异,50个州每个州的资源投入水平也不同。一般而言,各州提供特定级别的资金,决定其各自项目的能力和评估,并将实施工作留给当地学区。当地学区可用于职业教育的资源数量会极大影响所提供的培训项目的数量,还会影响设施、设备和教师的素质。美国的职业教育被定义为低于学士学位水平的教育,并且许多职业教育课程都发生在高中的最后两年(11-12年级)和高等教育的头两年,通常是在社区或技术学院(Zirkle 2016)。一些针对职业方向探索的“职业前”课程可以在6-8年级找到,但这也会受到可用资源的影响。大多数VET都在正规的中学和高中(K-12系统)和两年制大专中进行,而在私营公司中进行的培训在很大程度上与此无关。确实存在通过美国劳工部提供的正式学徒制教育,但相比之下数量很少,仅在少数职业中才能找到,例如建筑行业。私营企业为员工提供不同程度的教育和培训,从内部提供培训到提供学费让员工去高等教育机构接受培训。

美国的VET结构及其教师类型如下:一是综合性高中和职业中心(K-12系统),包括职业科目的教师、通识科目教师(包括体育教师)、特殊需求学生教师;二是两年制社区和技术学院,包括职业科目教师、通识科目教师;三是私人企业和组织,主要是职场培训师和发展专家;四是“第二次机会”教育机构(教养所/监狱,就业工作团等),包括职业科目教师、通识科目教师。

表1显示了担任VET教师的前提条件,提供了教师培训内容的概要以及培训机构。

(二)瑞士

在瑞士,大约2/3的年轻人在完成义务教育后选择接受高中职业教育与培训,约有230多种职业可供选择。大多数VET计划包括在职业学校进行的兼职课堂教学(每周1~2天)和在实习公司进行的兼职学徒制工作(每周3~4天)。此外,还有大量的专业职业教育(PET)可以在最初的高中VET培训后继续参加。由于VET和PET紧密相连,因此通常将整个行业称为职业和专业教育与培训(VPET)。在过去的25年中,瑞士教育系统中的“学术-职业鸿沟”有所减少(Gonon 2007,p.10)。以大众职业为例:可以通过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就存在的兼具职业和通识教育学历的联邦职业文凭(FVB)来实现就业(Wettstein and Gonon 2009,p.165)。接受高中VET后,学习者可以参加为期一年的通识教育科目预科课程,然后参加FVB考试。学生们在为期三年或四年的VET项目期间,通常也已经参加了预科课程,通过FVB考试的人有权进入大学应用科学专业。瑞士的VET部门由联邦,州(社区当局)和工会三者共同管理。联邦政府从战略上领导VET部门,各州负责实施战略指导方针,并与联邦政府共同为VET部门提供资金。联邦委员会根据《联邦职业和专业教育与培训法》为每个职业的VET计划制定法令(瑞士政府门户网站,2017)。该法令包含VET计划内容的定义,还规定了哪一部分实践训练课程分别由职业学校、主办公司或工会中心提供。该法令定义了VET计划必须达到的能力以及如何对其进行评估。由工会代表、各州代表和联邦政府代表组成的各个职业委员会,负责制定相应的条例,讨论条例的内容并使其与劳动力市场保持一致。这使得VET计划有着最新法律依据。全面的教学计划以法令为基础,并为具体职业提供教学指导。各委员会及其服务也都保持最新状态,以作为负责V(P)ET的专业人员在以下不同学习地点工作的基础:一是职业学校,包括职业科目的教师、通识科目教师(包括体育教师)、联邦职业学士课程的教师;二是主办公司,包括职场培训师(工会培训中心)、培训中心讲师;三是高等教育学院(专业教育和培训部门),主要是高校教师。

表2显示了瑞士担任VET教师的前提条件、提供教师培训内容的概要以及培训机构。

五、讨论

本部分将提供有关以下几方面的讨论:比较两国内部提供职业培训的不同类型的机构,以及担任VET教师的各种要求。

表1美国担任VET教师的先决条件、培训内容和培训机构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1美国担任VET教师的先决条件、培训内容和培训机构

表2瑞士担任VET教师的先决条件、培训内容和培训机构    Download the original table.

表2瑞士担任VET教师的先决条件、培训内容和培训机构

(一)教育制度与机构

在各自的教育体系中,VET在两国教育体系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两国系统都是分权制的:美国50个州和瑞士26个州,都执行本州各自的政策。关于VET,还有许多其他相似之处。两个国家的联邦政府都在资助职业教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在美国,每个州必须提供配套资金才能接收来自联邦政府的资金。在瑞士,联邦政府和各州(社区当局)均提供资金。因此,每个国家都有两个主要的资金来源,每个国家都有相关的法案,来规定诸如职业重点、课程和行政管理结构等。

提供VET的教育机构既有区别也有相似之处,至少从学生如何报读职业课程方面来看是如此的。在瑞士体系中,义务教育通常为9年。在美国,其主要基于学生的年龄,范围是16~18岁(Bush 2017)。九年义务教育后,瑞士的学生通常就读于高中,侧重于准备进入大学或职业培训学校。在美国,高中阶段存在二级系统(9-12年级),许多VET项目在高中最后两年进行(11-12年级)。因此,从年龄的角度来看,这两个国家的学生都在相似的时间开始职业培训,而瑞士人的起步也许要更早一些。瑞士VET的学生需要2~4年才能完成培训。有趣的是,在美国开始VET的学生同样也是接受四年的培训,其中包括在高中的两年培训,以及在社区或技术学院接受两年的额外培训。

两国都有职场培训师,即在私营企业和组织中设计并提供VET。这些在许多不同的公司类型和职业领域中都可以找到,在美国,任何类型的教育机构或作为培训师的特定要求之间并没有多少联系。

在美国,特别关注“第二次机会”机构,这些机构试图为需要更多教育和培训的个人提供另一个机会。这些学生可能是没有完成中学学业的“辍学者”,也可能是被判刑的人,一旦他们出狱,就需要能在社会上生存的新技能。

在瑞士,工会对VET的影响远大于美国,而学徒制培训也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在美国,学徒制训练主要是美国劳工部的管辖范围,尽管美国的许多VET项目采取基于工作的学习形式,但它们并不像瑞士的学徒制那样规范和高度结构化。

(二)VET教师资格

关于VET教师的资格,两国之间存在一些显著差异。这可能是由于前面提及的提供VET项目的机构以及培训需达到何种程度的差异。

对职业科目教师要求的一个共同思路是大学学位,尽管在美国,通过替代途径从行业引进VET教师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要求学位,而只需要有该科目的工作经验即可。例如,焊接方面的VET老师不需要学士学位,只需焊接工作经验即可。在这种情况下,VET教师会完成某种替代性的准备课程,包括某种程度的在职培训。在瑞士,这项在职培训也是必需的。两个国家都强调需要适当的教学培训。在美国,这项VET教师教学培训主要由大学进行,在某些情况下由第三方机构提供。在瑞士,培训由瑞士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学院(SFIVET)、应用科学大学、师范大学或联邦理工学院等提供。在美国,大多数VET老师,特别是中学层次的VET教师都是全职教师;而大部分兼职VET指导教师都在社区学院或技术学院,它们严重依赖兼职教师。因此,没有专门的兼职教师资格要求,就像瑞士一样。

对于通识教育科目的教师而言,通常由大学提供的大学学位是两国的共同标准。在瑞士,还需要六个月的教学实践经验。但是,在本研究分析的所有领域中,这些普通科目教师的准备工作最为相似。

职场培训师具有类似的职位前提条件,例如实际工作经验以及对技术专业和教学法一定程度的专门知识,但这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获得。在美国,这些人通常具有大学学位,而在瑞士,职场培训师的准备更可能是通过获得VET高中文凭以及通过私立机构而非大学的教学培训获得的。在两个国家/地区独有的教育机构中,VET培训还存在其他差异,例如,对瑞士联邦职业学士学位科目教师的特定要求,或对美国社区和技术学院或第二机会机构教学的特殊要求。这些具体要求中的每一项都是以不同的方式来确定的,具体取决于各个机构本身或政府的授权,旨在满足每个机构的独特需求。

美国和瑞士的VET框架内的教师教育结构为每个国家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做出了贡献。这一比较研究旨在突出两国在VET教师教育方面的相似性和一些差异。希望这一分析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每一个系统,并进一步提升教师培养和发展高素质VET教师的水平。

References

[1]Barabasch A,Watt-Malcolm B.Teacher Preparation for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Germany:A Potential Model for Canada?[J].Compare:A Journal of Comparative 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3,43(2):155-183.

[2]Berger S.Zum Vergleich von Curriculum und Unterrichtspraxis in der vorberuflichen Bildung in Teilen Deutschlands,Frankreichs und Großbritanniens.Eine explorative Fallstudie[J].Tertium Comparationis,2016,22(2):150-174.

[3]Bundesamt für Statistik.Lehrkräfte 2008/09:Obligatorische Schule UndSekundarstufeII[DB/OL].https://www.bfs.admin.ch/bfs/de/home/statistiken/kataloge-datenbanken/tabellen.assetdetail.253701.html,2014

[4]Bush M.Compulsory School Age Requirements[S].Denver,CO:Education Commission of the States,2017.

[5]Cedefop.Modernising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Fourth Report o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Research in Europe,Executive Summary[R].Luxembourg:Publication Office of the EuropeanUnion,2009.

[6]Davis,L.Education and Vocational Training in Prisons Reduces Recidivism,Improves Job Outlook[M].Santa Monica:CA:Rand Corporation,2013.

[7]Davis L.,Steele J.,Bozick R.,Williams M.,Turner S.,Miles J.,Saunders J.,Peter Steinberg.How Effective is Correctional Education,and Where Do We GoFrom Here?The Results of a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C].Santa Monica,CA:Rand Corporation,2014.

[8]D-EDK Deutschschweizer Erziehungsdirektioren-Konferenz.Lohndatenerhebung der Lehrkräfte Auswertung 2017[DB/OL].2017.https://www.d-edk.ch/lohndatenerhebung.

[9]Dehmel A.Lehrerausbildung im internationalen Vergleich:Eine diskursanalytische StudiezuDeutschland und England[M].Detmold:EUSL,2011.

[10]Gonon P.Challenges in the Swiss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System[J/OL].2005.[2020-01-20].http://www.bwpat.de/7eu/gonon_ch_bwpat7.shtml.

[11]Gonon P.Apprenticeship Model,Switzerland and European Reforms in VET[J/OL].2007.[2020-01-20].https://www.avetra.org.au/data/Conference_2007_pres./3._Philipp_Gonon.pdf.

[12]Grollmann,Philipp,Morgan Lewis.Kooperative Berufsbildung in den USA[R].ITB-Forschungsberichte.Institut Technik und Bildung,UniversitätBremen,2003-11.

[13]Grollmann,Philipp.The Quality of Vocational Teachers:Teacher Education,Institutional Roles and Professional Reality[J].European Educational Research Journal,2008,7(4):535-547.

[14]Hensen-Reifgens K.A.,UteHippach-Schneider.Supporting Teachers and Trainers for Successful Reforms and Quality of VET-Germany[R].Bonn:Bundesinstitut für Berufsbildung BIBB,2015.

[15]Hof S.,Strupler M.,S.C.Wolter.Quereinsteiger in den Lehrberuf am Beispiel der schweizerischen Berufsbildung:Working Paper No.59[Z].Swiss Leading House on Economics of Education,Firm Behavior and Training Policies,Zürich,2011.

[16]Hörner W.Technische Modernisierung[C]//Reformen im Bildungswesen in vergleichenderSicht.In:Vergleichende Erziehungswissenschaft[C].1988,19/20:53-65.

[17]Keller A.,Antje Barabasch.Vocational School Teacher Education in Switzerland:Roles,Responsibilities,and Training[C]//In S.McGrath,M.Mulder,J.Papier,R.Suart(Eds.).Handbook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C].Cham,Switzerland:Springer.2018.

[18]KirpalSimone,WolfgangWittig.Training Practitioners in Europe:Perspectives on Their Work,Qualification and Continuing Learning[C]//In:ITB-Forschungsberichte.Universität Bremen,2009.

[19]Judge,H.The Education of Teachers in England and Wales[C]//In:Gumbert,Edward(Ed.):Fittoteach.Teacher Education i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Atlanta,GA:Georgia State University,1990.

[20]Misra P.K.VET Teachers in Europe:Policies,Practices and Challenges[J].Journal of Vocational Education&Training,2011,63(1):27-45.

[21]Mitter,W.Funktionen,Ansätze und Perspektiven der Vergleichenden Berufsbildungsforschung[C]//In:LauterbachU.Und Sellin,B.(Eds.)Vergleichende Berufsbildungsforschung in Europa.Ansätze,Politikbezüge und Innovationsransfer.FrankfurtamMain/Thessaloniki.2000.

[22]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2017 Youth Unemployment Rate[DB/OL].(2018-12-18)[2020-01-20].https://data.oecd.org/unemp/youth-unemployment-rate.htm Accessed 18 Dec2018.

[23]Portal of the Swiss Government.Federal Act on Vocational and Profess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Z].2017.

[24]Parsons D..J,Hughes J.,Allinson C.,K.Walsh.The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of VET Teachers and Trainers in Europe[C]//In CEDEFOP(ed.)Modernising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Fourth Report on VocationalTtraining Research in Europe:Background Report.Office for Official Publications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Luxembourg,2009,Vol.2:73-156.

[25]Shaw A.J.,Shaw K.J.,Suzanne Blake.Examining Barriers to Internationalization Created by Diverse Systems and Structures i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J].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Research i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2016,3(2):88-105.

[26]Souto-Otero,Manuel,Odd Bjorn Ure.The Coherence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Norway and Spain:National Traditions and the Reshaping of VET Governance in Hybrid VET systems[J].Compare,2012,42(1).

[27]Stalder B.E.,Christ of Nägele.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Switzerland:Organization,Development and Challenges for the Future[C]//In Bergman M.M.,Hupka-Brunner S.,Keller A.,Meyer T.,Stalder B.E.(eds.)Youth Transitions in Switzerland:Results from the TREEP anel Study.Seismo,Zürich,2011.

[28]U.S.Department of Education.It’s Time to Rethink 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Z].2018.

[29]U.S.Department of Labour.Job Corps[DB/OL].[2020-01-20].https://www.jobcorps.gov/citizens.

[30]Winch,Christopher.Education,Work and Social Capital:Towards a New Conception of Vocational Education[M].London:Routledge,2000.

[31]Zirkle,Chris.Vocational Teacher Prepar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C]//In:McGrathS.,MulderM.,PapierJ.,SuartR.(Eds.).Handbook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Developments in the Changing World of Work.Cham,Switzerland:Springer,2018.

[32]Zirkle,Chris.Aqualitative Analysis of High School Level Vocational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Three Decades of Positive Change[C]//InM.Pilz(Ed.),Youth in Transition: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Times of Economic Crisis.NewYork:Springer,2016.

[33]Zirkle,Chris.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Technical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TVET)in the United States[C]//In M.Pilz(Ed.),The Future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a Changing World.New York:Springer,2012:9-24.

comment

1本文原文“Focal points of VET teacher training:A comparison of VET teacher education in the USA and Switzerland”载于英国《国际比较教育杂志》(Compare:A Journal of Comparative 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9年第1期。版权所有©英国国际比较教育协会,经泰勒和弗朗西斯有限公司许可转载。